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人 放翁的博客

我是一位纯真的摄影爱好者,非摄影爱好者勿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空中历险记  

2013-04-04 11:28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2012年11月11日,也就是入冬以后北京下第一场大暴雪的第二天,我从首都机场乘飞机到云南去旅游。虽然昨天北京下了大暴雪,我们唐山没下雪可也有些个阴,但今天的天气却是异常地好,万里无云,蓝蓝的天空非常清澈,只是风大了些,让人感到有些个冷。早晨,我坐唐山宾馆送机的汽车来到首都机场。
         下午的飞机,我上午10点多就到了机场的候机大楼了。由于时间还早,无事可做,便从衣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小相机P7100在航站楼的里里外外照了起来。走到哪儿照到哪儿,是我的习惯,所以我的废片特别地多。我在航站楼外拍照时,由于风太大,几次险些将我的帽子刮飞,幸亏我的摄影包里有一块大约30cm见方的擦相机用的布,赶快把它找出来,垫在帽子里。这下,不但帽子能牢固地扣在脑袋上,而且还防寒保暖——脑袋不冷了。
         我每年大都外出 3、5 次,由于身体的原因——从2012年的5月初开始,我是日夜不能进屋、不能入睡,甚至不能吃饭,有时正吃着饭,突然感到脑袋难受起来,就得立即放下碗筷赶快出去,只有在外边转悠,脑袋才好受些。那时,我一天最多也就是在早晨4、5点钟时能躺上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,还不见得能睡着,其余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外边溜达,就是下雨天打着伞也得在外边来回走动,累得我这两条腿都抬不起来了可还是得不停地转悠。为此我还在脑科医院住过两个礼拜的院,中西医都看过了,还扎了针灸,全都不管用,直到9月中旬才有所好转。这段时间,我瘦得有些皮包骨了,很多人见了我都说我在减肥。所以,2012年我还没有真正地出去旅游过,只是9月下旬在燕山与太行山交界处的一个小山村住了几天,以体验一下,看以后我还能不能去旅游。结果挺好,并无大碍,就又唤起了我外出旅游的欲望。但自此也留下了一个睡眠轻,怕吵闹的毛病——在我睡觉时,稍有一点儿声响,就睡不着了。
        这次, 我报名参加的仍然是一个摄影团。摄影团与旅游团不同的是:旅游团是当地集合,一起去一起回,全都是集体行动,因为旅游团的成员大都是一个地方的,容易集中;摄影团都是全国报名,没法从某一地集合出发,只能是在摄影目的地集合、解散,往返的路上就只能是自己去、自己回。开始,我不敢参加摄影团的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怕路上一个人不安全。可老伴总鼓励我说,你也跟摄影团去看看,见见摄影高手,也跟人家学几招来。在老伴的鼓励下,2009年11月我第一次报名参加了一个去皖南、婺源的摄影团,一路上与相邻铺位的几个人相处得非常好,有说有笑的,很是欢快。返程时,依然挺好。自此,我外出旅游就再也不想跟旅游团了,觉得还是摄影团好。表面上看,旅游团似乎比摄影团的费用低一些,但实际上仔细一算却恰恰相反,起码是持平的,就算是高,也高不了哪儿去,因为摄影团不购物,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旅游摄影上,甚至有时还要早出晚归地“加班加点”。把购物的时间抛去,摄影团的一天差不多能顶旅游团的两天,甚至3天。而且,所去的地方虽然大都是荒郊野外,但都是景致好适合摄影的。而旅游团为了给购物挤出时间,就只能缩短在景点的旅游时间。皖南、婺源我已经去过5次了,在我的计划中还打算再去一回,因为那里适合我。在我去的这5此中,第一次是跟旅游团去的,以后的4次都是跟摄影团去的。婺源有个江岭,是拍梯田、油菜花的好地方。跟旅游团去时,汽车给拉到那地方的山下,就给了半小时的时间,看人家早来的人们都在山上高瞻远瞩,十分眼热,没得办法,只能是望山兴叹!我们因时间不够,上不去山,看不到那层层叠叠的梯田,见不到那满目金黄的油菜花。跟摄影团去就不同了,摄影团的汽车把我们拉到山顶上,然后自己再边走边拍地回到山下,半天的时间,走大约六、七里地的下山路,时间是非常充裕的。
         这次报名去云南后,老伴问我怎么去,我说坐火车去。老伴说,去云南,那么远,需要在火车上过两个整夜一个白天,夜里,人家说话你睡不着觉,人家打电话你睡不着觉,人家小孩哭你睡不着觉,你要是连着两夜不睡觉,到那儿后还有精神啊,多花俩钱,还是坐飞机去吧。我原是不愿、也不敢坐飞机的。我觉得,飞机是最不安全的交通工具,连外国总统、部长坐的飞机都往下掉。记得没退休时,花公家的钱曾做过一次,飞机起飞时还有些心慌意乱的,而且眼、耳都一个尽地往外涨、鼓,特别是耳朵还“嘎巴”、“嘎巴 ”地响,很是害怕,下了飞机,回到家的好几天里余悸依然不散。老伴说,去年(2011年秋)你坐飞机去新疆不是觉得挺好的吗?去新疆坐飞机,是因为没有买到火车的卧铺票,在无奈的情况下才买了飞机票的。坐飞机去新疆时,是挺不赖的,不但没有先前那次坐飞机时的不适的感觉,而且还能照相,所以也就听了老伴的话,准备坐飞机去云南。
        下午3点半飞机起飞了。我虽然坐在临窗的位置,但却照不了相,因为天太冷,飞机舷窗上有水气,看外面的景物都是虚的,有重影,没法照相。水汽在两层玻璃中间  ,还擦不着。正在我想照相却照不了相的无可奈何之时,突然,飞机剧烈地抖动起来,发疯了似地颠簸着 ,吓得所有的乘客无不失声怪叫起来,就连正在服务的女空乘也急忙就近坐在一个“墙垛“处的一个专有座位上并系上安全带,与乘客一样地张着嘴惊叫不止。这时,机舱里的喇叭响起了广播声,大意是飞机遇上了一股气流,请各位乘客不要惊慌、害怕,不要走动,赶快坐好,系上安全带。我何尝不惊慌、害怕?!吓死人了!由于我坐在靠窗的位置,能清楚地看到机翼抖动、颠簸、翻腾、颤悠的过程,所以就更加地害怕了。只见我所在的右边的机翼不停地抬起、抬起,眼看飞机就要侧翻过去了又转了回来再向下转,到了极限再向上扬起,此时的机翼颤颤悠悠的似乎是要被风折断了可还是不停地抖、不停地颤,陡然间,飞机急速垂直下降,似乎就快要接近地面了的时候又陡然快速垂直升起 ,升起后还是大幅度地左摇右晃,在不停地摇晃的过程中,突然,又急速下降再快速升起......  如此反复了好几次,可把我吓坏了——真个是:命悬一线,魂不附体啊!    
         一阵折腾之后,飞机终于冲出那股气流到达了万米高空,这下没事了,总算是飞得平稳了,我从双肩背的摄影包里拿出相机开始照相。这时,窗里的水气也小了些个,虽然往外看还是有点儿模糊 ,但比刚登机时好得多了。一拿起相机,刚才的惊慌失措便都跑到九霄云外去了,一切都是那么地正常、自如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。坐在飞机上俯瞰大地,由于刚刚下过一场大暴雪,起伏的山峦,一片洁白,壮丽极了,正如毛主席的词所写的那样:“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,欲与天公试比高。” 我不停地按动着快门,拍了一张又一张。但好景不长,不一会儿,天地间便有一层白云阻隔,地面上的景物越来越看不清了,我依然不肯罢手,拍不到地面我就拍机翼、拍云层。
          飞机就是比火车快。坐火车需要38——45个小时,坐飞机只用了3个多小时就行了,我拍得还没尽兴就到了昆明了。为了不耽误下飞机的时间,尽快赶到报道的酒店,因为此时天已经黑了,我便收拾好相机,整理好摄影包,专等飞机落地。飞机下降穿过云层时,那朵朵的白云扑面而来,极富冲击力,漂亮极了,壮观极了,是我以前从未见到过的,还有那极具魅力的城市灯火,更是美不胜收。我忍不住了,赶快从衣兜里又掏出P7100。由于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,光线太暗,P7100可就不好使了,所拍的照片全都是虚的。想把我那具有高感光度的D3s再拿出来,可又觉得太麻烦了,就依然用这P7100过那头脑兴奋时的按快门的瘾,直到飞机落地停稳后我才把P7100 装进衣兜里。
         下了飞机,提取了行李箱,找到了进入市区的大巴,住进了报道的酒店,这一切都是挺顺利的。之后,到领队的房间说了会儿话,就回我住宿的房间休息了。
         躺在床上,可是坏了——合不上眼啦!一闭眼,白天乘坐的飞机就往下掉,吓得我惊叫着赶紧睁开眼,稳稳神儿,再睡;再睡,还是那样,一闭眼,我所坐的飞机就往下掉,如此反反复复地折腾了我一夜也没睡着觉。第二天早上起床后,脑袋昏昏沉沉的,浑身没有一点儿精神、气力。我有些害怕了,怕把我前一阶段日夜不能进屋入睡的毛病勾起,那我可就惨了,然后再随摄影团上高原,我可就真的吃不消了。我经过了再三的思想斗争,又与老伴做了沟通,觉得还是命值钱,就做出了退团的决定。
          退团以后,想把回程的机票也退了,可又觉会很难办的。因为我的返程机票是在唐山买的,现在已经带到了昆明,我想昆明是不会给退的;让家里人从唐山退,可家里又没票。没辙,我被困在了昆明。
         这一天,我有气无力地在酒店周围转了转,到了晚上倒在床上一觉就睡到了大天亮。起床后,头也不晕了,脑也不涨了,浑身也有劲了,什么事都没有了,但我没有后悔我所做出的退团决定,因为大丈夫做事要拿得起放的下,不能计较一时一事,要往前看,有大局观。我就近找了一个旅行社 ,花930元报名参加了一个从明天才开始的4夜5天的滇西南旅游团。  报团之后,我打听了去昆明市中心翠湖公园的坐车路线,就去拍红嘴鸥了。跟旅游团回来后,还有一天的时间,又去了一趟滇池岸边的大观楼看了看。  还想去西山转转,没时间了,下次再说吧。
          到了返程的日子,我又坐飞机顺利地回来了,而且在飞机上又拍了照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)| 评论(3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